企业数量减少,生产总值下降,这个印刷包装基地有点“慌”
资讯类型:行业新闻 加入时间:2018年9月14日16:31
    温州苍南,这个有着“中国印刷城”、“中国台挂历生产基地”美誉的小城,因为原纸价格暴涨,正经历着近十年来最为严峻的考验:企业在减少,印刷包装行业的总产值在下滑。而在其下游的终端企业也因包装费用的升高,每年增加上千万元的开支。

  企业数量在减少,“中国印刷城”产值逐年下滑

  企业在减少,印刷包装行业的总产值在下滑。这是年过古稀的陈后强在这个行业摸爬滚打数十年,最不愿意看到的。

  2012年,苍南全县印刷总产值105.3亿元,2013年是101.78亿元,到了2015年只有100.12亿元,最近两三年,更是逐年减少。最新的数据是,2017年年初,苍南县印刷包装类企业为1200多家,到了去年年底,仅700余家通过五年一次的更换营业牌照审核。

  陈后强的最主要职务,是苍南县印刷包装行业协会秘书长。在他看来,如今所面临的困境,与原材料疯狂涨价有着直接关系。“今年以来,不少品种的纸累计涨幅约两成。”陈后强说,加上近两年的波段性上涨,原纸价格上涨幅度超过50%。

  以苍南为代表的印刷包装业,正在经历优胜劣汰的“洗牌”。那么,纸价为何不断冲刺新高?企业又将如何共渡当下难关?



  原材料涨价,包装企业抱团应对涨价潮

  两个月前,41岁的黄昌华创办了三年的温州焕然包装有限公司,刚刚成为苍南县的“明星企业”。“省里评的奖,我们成了2017年度‘小升规’企业‘创业之星’。”黄昌华说,拿到这个奖项的,全县城只有2家企业。可拿了奖,黄昌华却高兴不起来。

  压在黄昌华胸口的大石,就是最近几个月来原材料不断上涨带来的压力。“举个例子,我们最常用的原纸,去年年底还是三千多元一吨,现在已经涨到四五千元一吨,涨幅已经达到了20%,毫无疑问,这成了企业当前发展最大的阻碍。”

  据了解,对于一家包装企业而言,原纸的成本,占到企业总成本的70%以上。也就是说,涨了两成的原材料,对于企业来说,就意味着直接上涨15%左右的总成本,“一家毛利润为15%的企业,已算得上非常不容易了。”黄昌华说得有些无奈。

  应对涨价风波,降低企业成本,成了黄昌华最近的工作重点。从去年开始,黄昌华逐渐将企业转型。“我原先就是做白酒生意的,所以将企业重点转型为做白酒包装。”

  黄昌华说,近来全县几乎是抱团应对涨价潮。比如,进行统一采购,降低成本。甚至很多企业根据一整年的规划,在年初就进行了采购,这样在年中后期,纸价习惯性上涨时期,就可以减少一定的开支。

  老字号企业力控月饼不涨价,降低销售成本对冲纸价上升

  原纸价格上涨,也一定程度地影响着使用纸制包装的下游企业。中华老字号五芳斋算得上其中一家。在临近中秋之际,五芳斋总经理、执行董事兼CEO吴大星在忙碌中,算了一笔他们在月饼盒上的“纸价”成本。

  “我们正儿八经做月饼今年是第四年,第一年销售额1000多万元,第二年6000多万元,去年1.3亿元,今年2个多亿。”吴大星说,虽然肉和大米的采购价格在走低,但包材成本今年上升10%至15%,也成为企业支出的重要一部分。


  “无论月饼还是粽子,已经不会过度包装卖产品,不过,因为上游纸张涨价,而包装成本占到月饼总价的5%-6%,所以,仅仅从单包材的成本看来,这一因素也会让企业每年增加上千万元的开支。”吴大星说。

  吴大星解释,对于上游企业包装费用的增加,他们也理解和接受,会通过公司内部消化这一块成本,“比如,降低我们的销售成本,这样一来,对消费者而言,并不会看到我们的月饼出现涨价。”

  以上可见,面对近两年的纸价暴涨,作为印刷包装基地的温州苍南镇正经历着阵痛期。而无论是企业数量减少,还是企业产值的下滑,也都是在近两年纸价上涨的影响下,行业生态变化的直接体现。
文章来自:中国造纸助剂网
文章作者:webmaster
新闻推荐
关闭窗口
Copyright (C) 2005, cnpaperadd.com. All right reserved
Designed by 简双工作室 E-mail: fsp214@126.com
版权所有:中国造纸助剂网 技术支持:简双工作室